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普通会员

网罗天下

新闻分类
  • 暂无分类
站内搜索
 
荣誉资质
  • 暂未上传
友情链接
  • 暂无链接
首页 > 新闻中心 > 肃宁 | 全国渔具之乡坐落于此,村支书靠电商引领村民致富
新闻中心
肃宁 | 全国渔具之乡坐落于此,村支书靠电商引领村民致富
发布时间:2021-10-08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2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
河北肃宁县西乾泊村是一个四季少雨、河流干涸的北方农村。很难想象,这样一个北方农村却是全国渔具之乡,一天要向全国卖出数万根鱼竿,甚至远销全球。

全村人走上了致富的快车道,开奔驰车,住县城里的大房子,接待无数慕名而来的外国商人。

然而,就在6年前,这个村子的村民赖以生存的方式,还是种梨树和外出打工,全村见不到几个年轻人。

这一切的改变,要从西乾泊村现年56岁的村支书陈雷说起。

陈雷展示渔具全村最不安分的人

生于20世纪60年代的陈雷,到现在仍然保持着当年那种“下海经商热”的激情。

他个头中等,身材消瘦,浓眉大眼,戴着一副眼镜,举手投足间透露着踏实可信的气质。在西乾泊村村民眼中,他是一个不安分的人。

1985年,陈雷高中毕业,和村民们一样,他在家里种了一段时间梨树。偶然间,他听闻消息,在山东批发大蒜倒卖到北京,中间能赚到不少钱。

陈雷“撺掇”村民跟他一起去山东批发大蒜。他和两个村民一起凑了点路费,带着卖梨子换的2000多元现金,赶到了山东。

结果,在山东1毛8批发的大蒜,辛苦扛到北京市场上卖时,发现已到处是卖大蒜的小贩。不得已,陈雷和老乡只能按批发价把大蒜卖了出去。算上路上车费,以及大蒜风干掉了一半的泥土。这第一次“折腾”算是彻底赔了。

那是陈雷第一次,也是唯一一次亏钱。

此后,他带着全家人在北京打拼了10多年,积攒了第一桶金。

1997年,回到西乾泊村后,他又相继做了图书批发、开了塑料颗粒厂。

赚到了大钱

2012年,陈雷和儿子陈汝佳一起经营的塑料颗粒厂,生意并不是很好。有一次,儿子意外地发现很多鱼竿店的发货地,大部分是本地的肃宁县,鱼竿的质量还特别好。他也有了开网店卖鱼竿的念头。

陈雷听了儿子的想法,马上到县里考察了一番。

他发现,彼时,肃宁县鱼竿渔具生产发展得正火热,货源充足。不过,渔具厂多以线下销售为主,靠人背着鱼竿样品,挨个城市找合作,卖货赊账是家常便饭,很多厂子因为经常被赊账,甚至濒临倒闭。

敏锐的嗅觉告诉他:电商这事能做。

多年经商让陈雷养成了“稳准狠”的性格,他和儿子、儿媳合计,关掉了塑料颗粒厂,拿着换来的资金,全家动员,开了全村第一家淘宝店。

万事开头难。开店的头一个月,一个订单都没有,恰逢陈雷老婆生病动手术,儿媳妇又生了二胎在家坐月子,陈雷需要照顾做手术的老婆,店里的事全都压在儿子一个人身上。

过了一个月,店铺才迎来了第一笔订单,全家人喜出望外。慢慢地,一天能卖出几支鱼竿,赚到几百元。要知道,在2012年,1个壮汉劳力去工地打工,每天赚的不过七八十元,开网店要比打工强多了。

很快,订单量越来越多,全家老老少少忙得不可开交。多的时候,一天300个订单,全家上阵,陈雷和老婆打包装,儿子做运营,儿媳妇做客服。当时快递单全靠手写,光是抄写订单,儿子儿媳就得从晚上12点写到凌晨5点,“写订单变成了最愁人的事儿。”

最忙的时候,陈雷的孙子、孙女经常没人管,“没时间喂奶,孩子总是饿得哇哇大哭。”

一年下来,店铺销售额已达500万,还注册了自己的商标。

陈雷家的日子过得红红火火,而村里大多数乡亲们仍然过着“土里刨食”的日子。

2014年秋天,陈雷选上了村支书。

“一个人富不算富,我也想让乡亲们都能盖得起新房,开得上轿车,手里的存款越来越多。”

他和儿子一合计,决定号召乡亲们也一起开网店,卖渔具。

村民不相信怎么办

最初,几乎很少有村民愿意相信陈雷。

“在网上卖东西也能赚钱?要是赔了怎么办?”,这是当时陈雷被问到最多的问题。传统、保守的思维观念,让很多村民不敢迈出第一步。

陈雷想了一个办法,他让村民在自己家拿货,卖出去多少拿多少,卖不出去就还给他,这样无论卖得好不好,村民都不会亏。

同时,陈雷盘点了村里有能力开网店的人家,挨个登门游说。

他还把村里废弃的幼儿园教室改成了每周四固定开课的“培训班”。用乡政府送来的投影仪,从如何注册开店,到上传图片,再到售后,他和儿子陈汝佳知无不言,一一讲给村民们听。

每次开课,幼儿园60张板凳座无虚席,很多村民只能站着听,学得热火朝天。

但即便如此,依然是看热闹的人多,真正愿意动手干的人,很少很少。

这时,儿子陈汝佳正好想买辆车,陈雷灵机一动,果断让儿子买了一辆奔驰。

他让儿子开着这辆奔驰车,在村里转了几圈,“让大伙看看,开网店可以很赚钱。”

这一招真灵,一些村民果然开始蠢蠢欲动。

先富带后富

卫亚静是第一批响应陈雷号召的村民之一。

因为只有初中学历,生孩子前,她一直在北京图书印刷厂打工,一个月工资不到一千块,住集体宿舍。这份工作做了3、4年后,卫亚静结婚生子,她不想让孩子成为留守儿童,便决定留在老家种梨树谋生。

种梨树一年收入仅2万元,还要备受风吹日晒。“听了陈书记的游说,才知道原来开淘宝店可以赚钱,不用出门,在家就能干,还能顺便照顾孩子。”

在这之前,她从来没见过鱼竿,也不懂鱼竿。顾客咨询鱼竿的软硬度、能钓多重的鱼、材质是什么……卫亚静一问三不知。

不出去打工、也不务农,每天守着电脑,一个月过去了,一分钱都没赚到,家里老人开始有意见了。

卫亚静决定给自己两个月时间,“两个月后还不见订单,该上班就上班。”

为此,她一边跟着陈雷学习,一边自己找同行偷师,还专门去河边缠着钓友询问,亲自到工厂看鱼竿的生产过程。

一来二去,她从一个“小白”,变成了渔具达人。

卫亚静现场直播卖鱼竿第2个月生意果然来了,几个月后,她和爱人就赚到了2万块钱。

现在,卫亚静不仅有自主鱼竿品牌,还自建了工厂,家里不但买了两辆车,还在县城购置了房产。生活今非昔比,她也早已不是那个围着灶台和梨树转的农妇。

同样被改变命运的,还有26岁的刘冲。

刘冲的母亲在他几岁时去世,父亲一个人养大他和姐姐,自家人住在快要倒塌的土房子里,朝不保夕。

读到初中,刘冲便辍学到天津打工,从事电焊工作,作业时火花四溅,烤得皮肤难受,一个月却只有2000多的工资。

在陈雷的劝说下,刘冲“糊里糊涂”卖起了鱼竿。

如今,赚到钱的刘冲不仅翻新了破房子,还娶了媳妇,家里有车有房。刘冲说,如果没开网店,他大概率还在外地打工,“连房子也盖不了,媳妇儿更娶不到”。

乘风破浪的小村庄

在陈雷的带动下,短短几年,西乾泊村全村活跃电商已经做到60多家,占比达2/3,那些做得好的村民,年销售额可达2000万元,西乾泊村成了远近闻名的淘宝村。

“我想带领全村人及那些愿意改变、渴望成功的人,全力以赴地投入到乡村振兴事业中去。让他们也能过上好日子,不需要到处漂泊。”陈雷说。

令人欣喜的改变正在发生。往年,每逢春节,村里年轻人纷纷外出打工。这些年村里大学生越来越多,很多毕业生心甘情愿留在西乾泊村做鱼竿生意。

“做生意比打工赚得多,年轻人自然愿意留下来。”陈雷说道。

本地那些上了年纪的人们,也能谋到新的就业增收机会。卫亚静就雇佣了镇上年纪大的阿姨,帮着打包鱼竿包裹。

如今,西乾泊村的鱼竿卖到了全球各地,还有不少从印度尼西亚、柬埔寨、马来西亚专程来向陈雷取经的商家。

实际上,西乾泊村只是肃宁县电商蓬勃发展的一个缩影。依托当地鱼竿渔具、民族乐器和针纺服装等产业优势,2019年全县已诞生4个淘宝镇、15个淘宝村,从业人员2万多人,年销售额超百亿元,并晋升全国“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县”。

2020年,陈雷定下一个小目标——全村电商“先卖一个亿”。说到高兴处,陈雷突然掏出手机,展示了一张池塘设计图,“9月份就能完工,村民们就能在鱼塘边,一边直播一边卖鱼竿了,效果一定比现在好。”

他像一个陀螺,在带全村人赚钱这件事上永不停歇。